<output id="sxtml"><track id="sxtml"></track></output>
  • <tr id="sxtml"><small id="sxtml"><delect id="sxtml"></delect></small></tr>
    <tr id="sxtml"></tr>
    <mark id="sxtml"></mark>
    <output id="sxtml"><nobr id="sxtml"></nobr></output>

      <menuitem id="sxtml"></menuitem>
      <code id="sxtml"></code>
    1. 楊學山:從健康碼看政務數字資源建設

      2020-04-22 10:26:22

      來源:CIO時代網

        2020年4月18日,由CIO時代學院主辦、CIO時代APP承辦的“2020中國數字政府高峰論壇”成功舉辦。本次高峰論壇采取論壇與展覽相結合的方式。高峰論壇以“數字政府新模式”為主題。工業和信息化部原副部長、北京大學兼職教授楊學山發表了題為《從健康碼看政務數字資源建設》的主題演講。他從新需求、新特點;老問題、老基礎;新階段、新目標三個方面詳細講解了數字資源建設問題。關于新需求和新特點,他主要以健康碼為例進行了介紹。關于老問題,他主要談到了管轄權限問題、信任問題、責任問題、標準問題。關于老基礎,他介紹了人口庫、實名制等打下的基礎。關于新階段和新目標,他提到了要在治理能力和治理體系現代化的背景下去看,需要新的基礎設施和新的數字資源建設。

      \
       
        以下為演講實錄:
       
        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對電子政務的發展和政務數字資源的建設提出了新要求,同時對加快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的現代化提出了緊迫要求,在全國范圍內動態認證非接觸式辦事提上了議事日程。跨地區、跨部門的一網通辦、一網統管在實踐中發展成熟。在這一過程中,政務數字資源的建設成為一個關鍵的要素。本次報告分三個部分:新需求新特點、老問題老基礎和新階段新目標。
       
        第一部分是新需求新特點。
       
        當人員流動去一些需要得到其健康證明的場合時,就需要健康碼。它是一個動態的、在全國范圍內認證一個人是否健康的新信息。這樣的需求之前從來沒有過,是新需求。同時在這個過程,政府的辦事、企業的辦事、政府和企業之間的辦事、政府和個人之間的辦事盡可能采用非接觸式的方式。這種方式不僅是業務流程的變化,也是一個需要有新的信息和信息認證的過程。這樣的需求產生了很重要的在原來電子政務和電子政務的數字資源建設中沒有碰到過的新特點,主要包含以下幾個方面:
       
        第一個特點很有意思,健康碼在全國范圍內使用,但是沒有統一的數據庫;
       
        第二,健康碼在全國各個層面應用,但是沒有統一的應用系統;
       
        第三,數字是要及時采集的,要有動態的過程;
       
        第四,它是全國性的,跨層級、跨地區、跨業務部門。
       
        這是新的需求新的特征。但是在這背后,實際上是老問題老基礎。
       
        第二部分老問題老基礎。
       
        第一,政府部門管轄的權限。這是在電子政務的發展和建設過程中幾乎都碰到過的一個問題。這導致不同地方、不同部門、不同層級的信息用起來不方便。這次就碰到了。比如在跨省級邊界的路上,兩邊不同的執法部門援引著各自所在地區制定的制度,最后就發生矛盾了。因此這是老問題,只是用新方式暴露了出來。
       
        第二,信任問題。它是跨系統、跨層級、跨地區的,主要體現為由其他地區提供的數據是否是可信的。
       
        第三,可信與否后面是第三個問題,那就是責任問題。在整個環節中信息有錯誤,那么責任究竟是誰的?
       
        當然,這里面也帶來了第四個問題,那就是標準問題。數據和接口的標準化問題。這也是老問題,幾十年來電子政務建設一直在和這個問題作斗爭。
       
        最后一個也是老問題,就是數據能不能采集到,采集到的數據是否是真實的。在健康碼應用的過程中,這樣的問題確實是存在的。有些人也鉆這個空子,在檢查的時候不用他的手機真正用的號碼,而是用了別人的SIM卡插在他的手機里,把他的動態過程給掐斷了。比如說核酸的檢測是陰性的,這里面也有人做了手腳。所以數據采集,尤其是動態、及時的數據采集究竟怎么樣才是可信的?
       
        這些問題是新需求、新應用帶來的新問題,但是這些問題都是和我們過去碰上的問題是一樣的,都是老問題。
       
        同時,在這個過程中,我們做了好的、用的好的系統是和有沒有基礎密切相關的。如果沒有今天這個水平的人口庫以及我們費了大概十幾年時間實現的手機實名制,健康碼也難以應用起來,因此人口庫和實名制為健康碼的實現打下了基礎。一個新應用、一種新的數字資源是建立在我們已經有的基礎之上的,這是數字資源的一個極其重要的特征,即它的連續性、系統性。各位CIO確實需要從各自的系統部門看一看,如何在數字資源建設中保持系統性和連續性,至關重要。
       
        同時,在健康碼應用的過程中,需要協同的制度和組織基礎。健康碼在實際應用中存在差別,是與各地方的組織基礎和數字基礎密切相關的。我們看到過很多例子,在復工復產的過程中很多人員在跨省市流動,數字資源幾乎都一樣,健康碼也都一樣,但是有的地方的健康碼實現很流暢的應用,有的地方就不行。一個重要原因是地區的協同制度和組織基礎。因此同樣的數字能否發揮作用,除了制度和組織兩個條件外,還需要有團隊、系統、第三方和標準,這是我們需要十分關注。
       
        數據的建設不能只關注數字這一件事。數字建設不是給人看的,而是要用起來。要用起來一定要把其他的東西考慮進去。同時動態、過程性的數字建設是需要技術設施支撐的。而且越往后,在真正的、非接觸式的跨系統跨部門應用的過程中,數字的采集沒有新型基礎設施的建設是行不通的。
       
        因此,我們越來越依賴于新的網絡,從物的過程到人的過程,到事物的過程能夠緊緊地融合起來。所以盡管是新需求新特征,但是我們在解決碰上的老問題時都需要原來的基礎得以保留,給予支持。
       
        第三部分是新階段新目標。
       
        再來看健康碼的應用。在疫情的環境下需要的網上辦事和非接觸式辦事,需要跳出疫情來看。我們不能從疫情延續多長時間和這樣的系統延續多長時間看,實際上健康碼是對我們提出了新的問題,即在新的網絡環境下,和新的實際的經濟社會、事物的發展發生的環境下,我們如何來適應這樣新的發展階段,以確定新的發展目標。
       
        因此,我們需要從健康碼、一網通辦、一網統管對數據、事物和系統支持的需求去看。所以這個新階段實際上是基于新型網絡平臺和經濟社會公共服務、社會治理各個方面新的需求提出來的。
       
        這個新的發展階段對數據、事物、基礎設施、技術體系提出了一系列新要求。對于這樣新的需求和新的階段,我們要有新目標和新模式來滿足它。所以新的階段確定新的目標,我們的重心,也就是我們思考問題的遠方是治理能力和治理體系的現代化。也就是我們一定要跳出政務數字資源建設和政務系統這樣的具體問題回過頭來看。要放在這樣一個大背景下來看,這樣我們看數字資源的建設,我們才有方向,才不會陷于一個一個具體的事物之中。
       
        無論是健康碼、一網通辦、一網統管,還是非接觸式管理,剛才說的兩個基礎絕不可少:第一,人口庫,如果是法人的話,那就是法人庫。沒有這樣的基礎信息的完整性、準確性和系統性,往下走是走不下去的。這是從全國的角度看;第二,基礎的地理數據。從全國范圍來看,沒有基礎的地理數據,動態認證做起來很費勁。
       
        要實現真正的CIO所在部門的各種事物,從現在狀態變成新狀態下的新模式,數據基礎的是什么?共同普遍的是什么?特定業務的是什么?動態的、可信的又是什么?所以我們一定要認真地思考數據的基礎,看我們已經積累了什么?還有哪些特別重要的還沒有做?而不是只看著一件事情,只看一個模式。當然不同的部門信息化基礎不一樣,有的已經做的不錯了,有的還有缺口。所以這是我們認真的思考基礎和應用、局部和全局、當前和長遠必須要考慮的。這是一個三方互動的、優化和創新的過程。也就是如果信息部門不知道業務部門對業務的模式、和流程變革是怎么規劃的,當業務部門提出新的模式和流程的時候,數據再跟上去就很被動。CIO一定要從原來純IT的思維模式走出來,從技術的考慮走出來,因為技術實際上越來越成熟,越來越基于第三方的服務。CIO應該從這里面走出來,更多的去和業務部門交朋友,去和他們一塊想一塊考慮。當業務部門的流程和模式成熟的時候, CIO對數據和系統如何跟上已經胸有成竹,而不是被動等待業務部門提出需求再去做。
       
        信任體系也是需要十分認真考慮的。因為當真正實現跨系統、跨部門、跨地區,動態實時過程,信任的問題就變得更加復雜。在這里面信任的問題、可信問題根本上不是技術問題,是數據本身的問題。只要數據是真實可信的,我們在技術上有很多路徑可以實現。真正重要的是數據本身的可信。就像有的人把SIM卡改掉了,他的健康碼的入口就是不對的,后面所有的技術手段加上去,保護的是一個假的健康碼。因此必須高度重視信任體系的建立。當然不同的事物系統有不同的信任體系,而最關鍵的是我們要把信任體系的一個單頁數據放在復雜的上下文環境中來證實和保護,也就是從單一的數字轉向復雜的上下文和場景,或者事件中來確認它的信任程度。比如SIM卡光看一個單點無法解決,但是如果把它放到手機的實名制,放到這個人在其他系統中留下來的活動痕跡,把這樣的東西構成一個上下文,或者構成一個事件,這個可信就可以了。也就是我們要從單點的數據可信轉向由上下文和特定場景、事件來認證這樣一個過程。當然,我們需要有相應的制度標準和法規。健康碼在應用的過程中會出現越來越多跨地區、跨部門、跨層級、實時動態的應用,而且還沒有統一的數據庫和統一的應用系統,在這樣的過程中,如果我們的制度跟不上的話,將面臨很多復雜的問題。
       
        最后,在這樣新階段、新的發展環境中,我們每一個人要有一個新的成長目標,即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這樣的現代化從全國的大方向和目標轉換到所在部門和所在地區這樣的一個過程中。在此過程中,CIO是只要能跟得上,必然扮演極其重要的角色。所以希望大家在這樣的過程中,既為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的現代化,為你們部門的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的現代化做出貢獻,在此過程中實現自我成長。

      本次網絡展覽會的展廳和論壇演講將永久保存,大家可以通過下載CIO時代APP或登錄“數字化建設”小程序隨時查看精彩回放。




      評論 1

      尹國偉 05-01 01:38

      很受啟發

      查看全部
      国语自产视频在线不卡,青青小草国产在线播放,午夜片神马福利在线观看